文匯 | 河南擬對“馬路低頭族”開兩百元罰單,專家:立法厲而不嚴,難免流于形式

時間:2019-11-27瀏覽:142

11月25日,《河南省文明行為促進條例(草案)》(簡稱《草案》)提請省十三屆人大常委會第十三次會議審議,《草案》提到,通過人行橫道使用手機等便攜式電子設備的,將由相關行政執法部門責令改正,處警告或五十元以上二百元以下罰款
“文明行為促進條例總的思路是值得肯定的。”上海政法學院教授、上海社會建設研究會副會長湯嘯天分析指出,“整個社會的文明程度在提高。我們通過法律、道德、經濟、行政各方面的手段,促進文明行為深入人心,總方向值得肯定。”
不過,就河南省草案中的規定而言,表象上看固然有其嚴厲性,但后續執法的成本和操作性上是否有待考量?

對此,湯嘯天認為,“這樣一種立法規定,是一個明確的行為倡導,是要告訴公眾什么是可以做的,什么是不可以做的。那么其執法成本也要納入考量。如果一個立法,在執法的過程中操作性不強,就可能出現法不責眾的局面,一旦出現法不責眾的局面,其效果就會很差,終將流于形式。”
北京中聞律師事務所律師楊帆認同上述觀點,他對文匯表示:“從立法的目的上而言,是出于保護行人安全,應予以肯定。但以河南省人口密度之大,如果現有的執法力量不增加,必定會引起選擇性執法,可以說看到誰就罰誰。而執法得有正式的證書和文件,增加執法力量就有可能造成執法資源的浪費。”

厲而不嚴,立法難免流于形式
事實上,針對如何懲罰馬路“低頭族”,浙江省溫州市和嘉興市已作出了先行立法的探索性嘗試。
2019年元旦開始,浙江省溫州市實施了《溫州市文明行為促進條例》。其中規定,“行人通過路口或者橫穿道路時低頭看手機、嬉戲等,影響其他車輛或者行人通行”,處警告或者十元罰款。并且,在《條例》施行不久后,當地便開出了第一張行人過馬路看手機的罰單。
10月6日,浙江省人大常委會批準了《嘉興市文明行為促進條例》,針對“低頭玩手機”過馬路等行為作出了禁止性規定,行人通過路口或者橫穿道路時瀏覽手持電子設備或者嬉鬧的,處警告或者五元以上五十元以下罰款。
相較于溫州、嘉興兩市的立法實施情況,河南省的立法草案在幅度和提法上有值得探討之處。

湯嘯天表示:“溫州市的條例,強調的是對通過路口或橫穿道路時低頭看手機等行為,影響其他車輛或行人通行而處以警告或者罰款。玩手機是個人行為,上述條例不是處罰單純的個人行為,而是處罰這個行為所造成的,對其他車輛或者行人的影響。這個法條的設計比較科學,可罰性落實于‘影響其他車輛或者行人通行’的行為。這樣的處罰依據是充分的,而且罰款的起點較低,容易為公眾所接受。”
根據河南省草案中“責令改正,處警告或五十元以上二百元以下罰款”的規定,其處罰尺度相較于溫州、嘉興兩市明顯提高。而“二百元”的處罰金額上限已與國家《道路交通安全法實施條例》中對駕駛機動車過程中使用手機的罰款上限等同。
據國家《道路交通安全法實施條例》明確規定:“駕駛機動車不得有撥打接聽手持電話、觀看電視等妨礙安全駕駛的行為,對違反上述規定的駕駛人處20元以上200元以下罰款,并記2分。”

“從道路安全這個角度看,機動車駕駛員在駕駛過程中使用手機與行人過馬路時看手機,這兩種行為不能同等看待,前者危害性更大。”湯嘯天分析指出:“為了糾正有礙交通秩序的行為,在立法上應當有其嚴厲性。不過這個‘嚴’首先應該是執法的嚴格,其次才是處罰的嚴厲。如果離開了執法的嚴格,僅僅有處罰的嚴厲,就只能是‘厲而不嚴’,就會直接影響立法的效果。”
立法的必要性基于科學調研
那么,這條從出發點和目的上值得探索和嘗試的地方性條例,其必要性體現在何處?

楊帆認為,必要性基于是否進行了深入的調研,是否基于科學立法。

“比如河南省的這個草案,是否調研過河南省有多少行人交通事故是因為行人低頭看手機,然后被撞而造成的?再者,低頭看手機被撞,還得區分到底是車輛故意的,還是車速過快?我覺得立法與否更多得基于深入調研,從中去考慮、研究現實中這種情況普遍性有多大,對社會公共安全造成了多大的威脅。在這種前提下作出的立法決策才是相對科學,和更具有社會可接受度的。”楊帆分析。
湯嘯天認為,文明的習慣不是靠處罰所能罰出來的,而是要采取綜合性的措施,比如法律、道德、經濟、行政、輿論等手段,從各個方面去強化治理,不能一廂情愿地認為立法予以處罰就能奏效。
誠然,對于如何有效地制止“馬路低頭族”,在地方立法的層面上做一些嘗試固然值得肯定;但在尺度的把握上需更加精準,并且不斷總結經驗以提高立法質量。

閱讀原文

返回原圖
/

2014中超